端坐在电脑面前的我,用着一种僵硬的姿势,回忆着20多小时前我的第二次半马历程。在某种程度上,比第一次扬州半马带给我的记忆更深刻。迫不及待的想把这次上海之行捋一捋,给痛并快乐着的自己一个交代。当然,不受影响的嘴巴,在吃着我最爱的冰淇淋。

如果用简单、期待、轻松、跃跃欲试来形容我的第一次扬州半马,我该用什么词来形容上海半马呢?沉重、茫然、患得患失和收获吗?在我跑马生活中,上海一定会成为一个难忘的回忆。留给我太多的经验教训,还有思考。

最早的工作安排是和上马比赛时间冲突的,在犹豫和观望之中没有做充分的准备。赛前一周确定可以参加,由于自身的原因状态不太好,几次5公里10公里配速都将近六分钟。对上马能取得好成绩没有太多期望。进进退退之间,给自己定了一个155的比赛目标。

这一次,我是孤军作战,帮助我报名的丽和三岔没能中签。没有了第一次参赛的兴奋感和大集体的共鸣感。


比赛场地在浦东,住在浦西。集合时间是5:30,比赛时间是早上6:30,一江之隔,为了吸取扬马的教训,提早定好了早上5:20分的出租车。而实际510分就出发。24日上海的清晨下着微雨,空气潮湿带着闷热,感觉不太舒适。530不到的时候来到起跑点,志愿者和陆续赶到的选手已经聚集在明珠塔下玩自拍。


以下先说说这次比赛中应该汲取的教训:

教训1:喝水时机不当。应在赛前一天多喝水,不要留到比赛开始前喝水。赛前一天从杭州赶到上海,领领装备,看看热闹,南京路上闲逛逛。喝了饮料,吃了冰淇淋,但是对水分补充的不够充分。上海已经是初夏,虽然开跑时间设在早上六点半,气温攀升很快。在实际比赛过程中,除了第一个饮水点没有喝水,后面的补给点都停下来喝水了。而在扬州,只是在最后冲刺前喝了少量的水。在这一点上浪费了一些时间。

教训2:优柔寡断。4点起床,喝了一瓶运动饮料(选择错误,有气泡的,之后怡宝提供的饮料也是有气的,跑步中不断的打嗝)吃了一小块蛋糕。因为单兵作战,随便拍了几张附近景致,就加入了在起点等候的大军。前面大概站着十来排人的样子,已经是非常靠前了。六点左右的时候,早上喝得水起了作用,想去WC,身后已经聚集了大量的跑者,脑袋里两个小人一直在打架:“如果现在出去,等会儿回来我又要排在队伍最后了,前面几公里会很难跑吧!”犹犹豫豫之中时间不断流逝,人也变得焦躁。大多数人都有过那种感觉,就是比赛前或者考试前,那种必须要去一次的强烈感觉。不知道还有哪个傻瓜会像我一样在发令枪响后,想得是第一个流动WC在哪里。至此,WC的念头伴着我一脸沉重跑完全程。(路上还羡慕了某位男士,风中凌乱的在马路边解决)好吧,下一回我要轻松上阵,思想负担太重啦!

教训3:赛前热身不充分。因为担心出现上次扬马中交通堵塞的情况,5点十几分就从酒店出发,530分到达起点处。人群密集,只能做些简单的小幅度动作,否则会冲撞到身边的人。而在WC事件的影响下,也没有心思做热身。导致从开始起跑就觉得脚步沉重,身体僵硬。这也是为什么到赛后第二天,会出现脖子、肩膀和手臂关节处酸痛的主要原因,这些部位的疼痛在以往没有出现过。在翻看赛后有限的照片里也看到了这个问题,整个人是缩成一团的,一点也不放松。

经验:如果可以,半马比赛尽量保持在比赛过程中不喝水(个人感觉,如果准备工作充分,赛程中不喝水没有不适感。)天气热可以用赛会提供的冰海绵降温。扬马比赛中,只在最后19公里处左右喝了少量的一点水。上马比赛,除了第一个供水点,接下来几乎不拉的补水。作为一个业余选手,边拿水边喝边跑步还是一个技术活,不知道别人咋样,我是被呛着了。还有更痛苦的一点,尤其是在后半段体力已经下降,不得不停下来以走路的姿势喝水的时候,面临两重压力:一是脚步停下来,心里上会有不愿意再启动而放弃的想法;二是从运动到静止再到运动,要花更多的精力控制身体。自己的体验是停下那刻和重新启动是折磨。

天气比较热的比赛环境,组委会提供的冰海绵块是个不错的选择。一直在梦游状态中前行我是靠着在比赛中的冰海绵块提神的。和停下来喝水不同,不影响比赛节奏,降温效果显著。本人一口气抓了4块,从里到外晶晶亮透心凉,一度担心在腰包里的手机是不是也洗澡了。

客观的说,由于自身原因,这次参加上海半马,不是带着很轻松愉快的心情,没有精气神,茫茫然、软绵绵的梦游行。领装备的时候,把儿子的网名和自己的名字一起印在参赛服上。是一种预感吧,希望背后的儿子能给我带来前行的动力。一起加油。


扬州半马,心无旁骛,脑海里除了跑步,没有别的想法,一心一意单纯的一直向前。上海半马,我是个身心分离者:不断地在总结、在思考、在神游--神魂颠倒。


起跑位置比较靠前,上马参赛人数比扬州少了很多,还是比较舒服的,少了许多在人群中穿插的过程。在最前端的都是业余高手和130140的领跑兔子。第一个五公里,一直跟着一个140的兔子前进。配速是4:45,耗时23:48.对我目前的状态来说偏快了。偏离了自己的正常节奏带来一系列的问题:呼吸调整不好,几乎整个比赛都很沉重,可以清晰的听见自己拉风箱似的声音;手脚不协调,双臂夹得很紧,肩膀也一直维持在紧张状态。这也是我之后这两个部位酸痛的主要原因。在比赛的开始阶段就出现了体能上的问题。

以下所有想法都先抛开WC这个贯穿全程的问题。

上海半马的比赛过程,就是我在心里和儿子交流的一个过程。在这个赛道上总结我和儿子这三年来相处得失。

第一个五公里,就好比是儿子刚上初中的第一年。带着憧憬和希望来到新环境。在试探中前进。第一个五公里跟的不算太吃力。就像儿子的初一阶段,没有竭尽全力,但是还算是占有先机。留有一定心理优势。没有被太多的人超越,跟着140的小旗帜迈步向前。

大约在6公里处,是赛段上的第一座大桥南浦大桥。桥面都是有一定坡度。心里想得是这好比是儿子的初二年级,不是平坦大路,在这里掉链子是会被甩出去的。儿子,你没掉链子我也不会掉。南浦大桥,我超越了一些跑者,还能跟上140的兔子。

之后就出现了第一个极点。也是在桥后不久,嘉善跑马队的队长从身后赶超我,并边跑边合影。方队神勇的让我跟上,我的回复是:跑崩溃了。

是的,崩溃多次出现在我的脑海里和行动上。

刚开始就是跟着前半段的人群,在这个集团中过来打酱油娱乐的人很少,放眼过去,在我之前的人都在兢兢业业的跑步。这和扬马的感觉稍有不同。扬马出发时排位靠后,一直都在享受不断超越之前对手的过程,心情愉悦带来身体放松,好比是肉肉兔的初一阶段,开始的姿态放的比较低,在不断试探中进步。而现在却是一个“弱肉强食”的阶段,没有人主动退出,每个人都在奋力拼搏。夹杂在这个圈子中的我虽然气喘如牛万般无奈还是勇往直前,最后能够在状态不佳的情况下刷新自己的PB,和这个圈子不无关系。我是真的想着,这就是儿子的文澜中学,这就是他的初中三年。不同的是儿子是在用笔用头脑在竞争,我是在用脚步用汗水前进。相同的是在这过程中一样要付出汗水、竭尽全力并坚持到底。不管在哪一步的放弃,都会导致最后的失落。


前八公里我的配速一直保持在5分以内,十公里的成绩在48分钟,这是有记录以来的最好成绩,15公里后体力明显下降,配速在5:20上下波动。在这里遇见了和我一样体能下降的嘉善跑友太古。两个人追追赶赶的交替向前。


15-20公里的心声:这是练习跑步以来最困难的5公里。内心的两个小人在不断地打架,一个劝我停下来,走一会儿吧,太累了;一个说你有着挺好的开局,咬咬牙再坚持一会,也许可以进前两百名。可以拿到下半年的直通车,拿到主动权。是哦,我的背上不只是有贝贝开胃宝,上面还有肉肉兔。正义的小人对我说:就这么放弃吗?为什么你要对自己放弃而要求儿子要坚持自己的梦想呢?在他想停下来休息的时候你是什么态度呢?


我看见推着婴儿车的国际友人跑过,试着跟着,跟不上;看见背上号码写着“张弛”的名字的女跑友超过我,跟了几步,还是拉下来;我看见太古停下来走路了,真心想停下来和他作伴!脱口而出的是;加油啊,别放弃。我可以跑慢点,但是绝对不能再停止,如果停下来必定是全线崩溃。不知不觉中我又看见了曾经和我平行前进的“中国老兵”,他看起来也很累了。听得见他的呼吸也很沉重。两个呼吸频率不在一个频道上的人在一起是个不小的干扰。在最后一个海绵块供给点淋得从里湿到外,变得清醒一些。我逐渐超过比我年轻的老兵,不知道自己的成绩是不是能冲进女子前两百,但是我知道只要自己努努力,提高自己的最好成绩还是有希望的。上海的赛道是设有折返点的,可以清楚的看见那些超过自己的人已经跑向终点。崩溃的边缘,意志力最后统治了我,你来的目的是什么?是哦,我只是想做最好的自己。儿子,我想让你做得,也是最好的自己。看见别人超过自己的时候,都是会有不甘、沮丧和失望。天马行空的联想中,在临近终点的时候,我找到自己的目标:做自己,实现自己的诺言。我和老同学说过:两小时内解决战斗;我一直严格的要求你,自己也要做到。都说母子连心,今天就是你我的互相鼓励!


比赛结束后,朋友曾经看着照片和我开玩笑:“前后左右都是男的包围着,你是不是因为享受这种状态才这么有动力啊?”我的回答是:“我享受超越比我更强壮的男人的感觉。”虽然只是玩笑话,我的快乐是来自于精疲力尽之后,看着自己的成绩的满足感。这种感觉是无法用语言比拟的。就像儿子你,解开一道难题,取得一次满意的成绩一样。


一次让自己跑到崩溃的比赛,一次意想不到的成绩。怎么总结呢?第一:让我相信自己,有能力,还可以创造属于自己的好成绩;第二:成功都是留给有准备的人,准备的越充分,做得越好。第三:保持好你的能量圈子,只有跟着比你更强的人,才能不满足现状,做更强的自己。第四:量力而行,不盲目追求,合理分配体力和客观评价自己;第五:感谢你的朋友,他们是你前进的助动力;第六:要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手里,无论进退。

在返途中,接到儿子关心的电话,彼时还不知道最终名次,很骄傲的告诉他我取得了进步,提高了自己的最好成绩,是你陪我一起取得的。在这过程中,我的心里都是你。

我想,下一次,还可以超越我自己;全马,也许不那么遥远;也许我可以跑到60岁。一次马拉松比赛,就像人生的一个阶段,每一次比赛和每一个阶段一样都不会完全相同。亲爱的,当选择权可以留在自己手里的时候,是多么美妙。天道酬勤,不忘初衷得失平常心,享受比赛带来的快乐,必须承担过程中的付出和痛苦。儿子,让我们一起努力前行。

不完美的比赛有了完美的结局,我和嘉善跑马队长金和纽扣双双进入前两百名。也无比期待着和跑友们的下次相会。